<rt id="sqqoc"><small id="sqqoc"></small></rt>
<sup id="sqqoc"></sup>
<rt id="sqqoc"><small id="sqqoc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qqoc"><center id="sqqoc"></center></acronym>

項正伯:我的師兄張克勤(圖)

發布日期:2019-01-22 來源:[關閉窗口]



張克勤是著名滑稽戲表演藝術家,還是滑稽界第一個中國戲劇“梅花獎”獲得者。他演出了二十多部滑稽戲和小品,主演的多部作品獲得全國和省市大獎,受到了廣大觀眾的歡迎和喜愛。張克勤原來是評話演員出身,曾經跟金聲伯先生學過評話,他是我的師兄,我們倆相識于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。

當時我才23歲,還是蘇州評彈學校一個在校學生,正在跟師學藝和實習演出階段。張克勤35歲,比我大一輪,年紀相差12歲。記得那時候,我在上海郊區一家書場演出,得知他所在的常州市滑稽劇團正在上海演出滑稽戲《多情的小和尚》。當時,張克勤已經走紅上海灘,他們團在上海演出,一演就是一個月之久,而且場場客滿,一票難求。

一天晚上,我特地趕到市區去觀看他的演出。演出之前,由一位朋友帶我到后臺,向張克勤作了介紹,我倆見面打了招呼。他聽說我是金聲伯先生的學生,也特別親熱。這是我們師兄弟兩人的第一次見面,雖然時間很短,但是相互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
那晚演出非常精彩!尤其是張克勤塑造的角色“小和尚”十分滑稽可愛,給我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。我很羨慕他,也很欽佩他、崇拜他!當時我心里想,將來也要像他一樣,努力成為一個觀眾喜愛的好演員、名演員。

1996年,張克勤調到蘇州市滑稽劇團,我在市文廣新局藝術處工作。我們見面的機會比以前多了。但是因為他剛剛到蘇州,忙于創作排練和演出,我們平時聯系并不多,只是偶爾相約一起碰碰頭敘敘舊。

我和張克勤的第一次合作,是在2005年的夏天,當時我還在蘇州市藝術學校擔任副校長。蘇州廣電總臺組織舉辦江浙滬戲曲電視晚會,電視書場節目編導殷德泉先生聯系邀請我參加演出,并希望我和張克勤兩個人合作表演評話雙檔節目。我既高興又擔心。高興的是,能夠有機會和兩省一市眾多著名演員、戲曲名家同臺演出,并且能與師兄張克勤合作表演。擔心的是,我因為工作關系離開演出一線已經有十多年時間,張克勤雖然活躍在滑稽舞臺上,但是離開評話書臺也有二十多年了。戲曲界有句行話,叫拳不離手,曲不離口,還有一句話叫做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,我們兩個人都很長時間不在書場表演評話了,如何才能使這次演出取得成功,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???我心里真的沒有底。

師兄弟兩人碰頭商量以后,決定請教先生。金聲伯老師聽說以后也非常高興,給予我們支持鼓勵,并且一口答應和我們一起策劃節目的內容和形式。在先生的幫助指導下,我們開始了評話小品《尊師重道》的排練,說的是《水滸》中武松拜師學藝的故事。那段時間,我倆一邊排練、一邊琢磨,一起討論、一起交流,經過前后二十多次反復切磋,越趨成熟完善。當年9月底,參加此次晚會的演出和錄像。節目借鑒了獨腳戲、相聲和小品的手法,使觀賞性有了新的突破。開頭三言兩語便切入故事正題,短短12分鐘的節目巧妙地制造了多個高潮,給評彈觀眾和業內行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?!蹲饚熤氐馈凡コ龊笠饛娏曳错?,觀眾好評如潮,對該節目的藝術性和觀賞性給予了高度稱贊,我們師徒三人都特別高興。

我倆的第二次合作是在2008年初,參加評彈盛宴迎新春電視廣播評彈春晚,演出評話小品《二夫奪美》,講的是《包公》審案的情節。時年78歲高齡的金聲伯先生不辭辛勞,親自為我倆排練加工并且同臺演出?!抖驃Z美》有著鮮明的時代特色和創新意義,產生了很大的影響,被評彈界和廣大觀眾傳為佳話。

第三次合作就在去年春節,應電視書場編導姚萌老師邀請,我和張克勤參加了“2017‘難忘今宵春節評彈特別節目演出,表演的是長篇評話《七俠五義》選回夜走卞家潼。節目成功之處在于創新:把原來單檔的表演形式改成了雙檔。按照傳統,演員穿了長衫坐著說,而我和張克勤卻穿著青年裝站在舞臺中央表演。演出形式的改變,有著豐富的內涵和意義。兩個人的舞臺呈現因而更加豐富,和觀眾的互動也更加靈活。有別于過去的表演節奏,我倆用幽默詼諧的語言表達節目內容,一開場便引人入勝。此外,還設置了不少包袱,使觀眾的情緒隨著劇情發展跌宕起伏,達到了很好的效果。節目播出以及重播之后,受到了廣泛的關注和好評,很多觀眾看了以后覺得不過癮,又趕到評彈博物館元宵聯歡會現場,再次觀看我們的演出。

三次合作演出,都獲得了良好的效果和反響。在增強信心的同時,我們進一步認識到:評話藝術既要堅持傳統,更要跟上時代,要符合當下的審美,才能爭取更多的聽眾。通過合作演出,我們積累了一定的經驗體會,以融合評話、獨腳戲、相聲、小品的藝術形式,思考并實踐著如何在堅持傳統的基礎上發展創新評話的表演方式。

認識和相處這些年來,也是我對師兄張克勤不斷了解和熟悉的過程。兩人一起合作排練演出,使我對他的德藝雙馨也深有體會。

張克勤具有藝術表演和藝術創造的天賦,說他是這方面的天才也不為過。他形象好、條件好,五官端正,看上去就滑稽可愛、討人歡喜。他個子不高,是說評話的標準身材。他既會說書,又會唱戲,可以說是天生的說書坯子、唱戲料作。我覺得,他就是為評話而生,為滑稽而生!他聰明好學,學習能力強,接受東西快,一聽就懂、一看就知、一學就會。他的理解能力和模仿能力都很強,掌握的東西也比別人多。他能說會道,能唱會演,說、唱、演俱佳,說得不過頭,演得有分寸。說書也好,滑稽也罷,他嘴里清爽,口齒清楚。除了評彈,滬劇、錫劇、越劇、京劇等他都能唱;蘇州話、上海話、浦東話、無錫話、常州話、蘇北話、杭州話、寧波話等方言鄉談他都會說。他善于把握尺度拿捏分寸,舞臺表演恰如其分,藝術效果恰到好處,總是令人會心捧腹并且深感其妙!

他熱愛表演藝術,有著很強的事業心,長年活躍在舞臺一線,執著追求,無怨無悔。正如他的藝名老開心一樣,他心態樂觀開朗,生活簡單自律,保持良好狀態,渾身充滿干勁。他對人熱情客氣,而且真誠投入。凡是有關評話、有關滑稽戲、有關創作和演出的事情,他就興趣十足,就覺得高興,就樂意去做,并且能夠非常認真細致地做好。

我倆有緣成為師兄弟,人生道路和藝術之路從此緊密聯結在一起。讓我心存感激的是:師兄的藝術造詣和敬業精神使我受益匪淺,我深感榮幸并且也將一直為之珍惜。


? 上饶| 泸州| 六盘水| 海宁| 香港香港| 宝鸡| 澳门澳门| 黔东南| 姜堰| 宜都| 禹州| 德州| 芜湖| 运城| 温岭| 神农架| 大庆| 淮南| 东阳| 桐乡| 福建福州| 阿克苏| 厦门| 鄢陵| 台中| 咸阳| 资阳| 喀什| 宜昌| 宿州| 梧州| 绵阳| 莱州| 绥化| 德阳| 平顶山| 台南| 吉林| 定州| 巴音郭楞| 阿勒泰| 忻州| 广元| 怀化| 博尔塔拉| 琼海| 云浮| 临汾| 仁寿| 吴忠| 克孜勒苏| 枣庄| 淮北| 赤峰| 通辽| 内江| 衢州| 大丰| 宜昌| 定州| 白山| 葫芦岛| 宁波| 雅安| 岳阳| 防城港| 巴中| 温州| 巴音郭楞| 宁国| 昌吉| 中卫| 十堰| 萍乡| 西双版纳| 肇庆| 吉林| 廊坊| 枣庄| 石嘴山| 巴彦淖尔市| 绥化| 黄南| 邵阳| 保山| 阳泉| 宿迁| 扬州| 石嘴山| 醴陵| 雄安新区| 兴化| 厦门| 潜江| 迁安市| 巢湖| 石狮| 孝感| 牡丹江| 荆门| 中卫| 吉林| 扬中| 亳州| 黄冈| 甘肃兰州| 鹤壁| 湖北武汉| 怒江| 建湖| 宁德| 毕节| 霍邱| 鞍山| 周口| 温州| 丽水| 锡林郭勒| 泸州| 神农架| 明港| 长治| 昌都| 黔南| 丹东| 新余| 临夏| 海安| 长垣| 德阳| 广西南宁| 池州| 赵县| 潮州| 通辽| 瑞安| 深圳| 阿拉尔| 泗阳| 四平| 东台| 义乌| 常德| 张北| 河南郑州| 桐乡| 东方| 济南| 建湖| 揭阳| 德宏| 厦门| 安庆| 乌海| 唐山| 中山| 改则| 台湾台湾| 江苏苏州| 神农架| 安徽合肥| 安吉| 楚雄| 石狮| 辽宁沈阳| 七台河| 兴化| 贺州| 泰安| 神农架| 宜春| 秦皇岛| 石狮| 枣庄| 丹阳| 渭南| 潮州| 象山| 林芝| 新泰| 大连| 宁波| 信阳| 简阳| 宁德| 安顺| 龙岩| 昌吉| 呼伦贝尔| 桓台| 泰安| 六盘水| 张掖| 博尔塔拉| 防城港| 衢州| 东莞| 运城| 常州| 临汾| 绥化| 黄冈| 武安| 张家口| 巴音郭楞| 青州| 昭通| 兴化| 江西南昌| 日喀则| 岳阳| 甘孜| 丽水| 项城| 枣阳| 迁安市| 咸宁| 靖江| 安吉| 萍乡| 聊城| 宁波| 宜宾| 莱州| 阿勒泰| 台北| 启东| 广安| 义乌| 普洱| 枣阳| 广州| 韶关| 义乌| 山南| 丹阳| 眉山| 张家口| 松原| 营口| 大庆| 慈溪| 云南昆明| 那曲| 洛阳| 无锡| 株洲| 湛江| 莱州| 枣庄| 石嘴山| 茂名| 鄂尔多斯| 黑龙江哈尔滨| 姜堰| 宝应县| 建湖| 明港| 凉山| 西双版纳| 嘉峪关| 云浮| 淄博| 泗阳| 霍邱| 楚雄| 永新| 吉安| 廊坊| 白银| 邯郸| 辽阳| 鄂州| 普洱| 秦皇岛| 阳江| 平顶山| 忻州| 慈溪| 芜湖| 迁安市| 遂宁| 兴安盟| 通辽| 安康| 南阳| 西藏拉萨| 铁岭| 平顶山| 株洲| 雅安| 怀化| 九江| 眉山| 徐州| 南平| 雄安新区| 仙桃| 寿光| 邹城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