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sqqoc"><small id="sqqoc"></small></rt>
<sup id="sqqoc"></sup>
<rt id="sqqoc"><small id="sqqoc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qqoc"><center id="sqqoc"></center></acronym>

項正伯:我的師兄張克勤(圖)

發布日期:2019-01-22 來源:[關閉窗口]



張克勤是著名滑稽戲表演藝術家,還是滑稽界第一個中國戲劇“梅花獎”獲得者。他演出了二十多部滑稽戲和小品,主演的多部作品獲得全國和省市大獎,受到了廣大觀眾的歡迎和喜愛。張克勤原來是評話演員出身,曾經跟金聲伯先生學過評話,他是我的師兄,我們倆相識于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。

當時我才23歲,還是蘇州評彈學校一個在校學生,正在跟師學藝和實習演出階段。張克勤35歲,比我大一輪,年紀相差12歲。記得那時候,我在上海郊區一家書場演出,得知他所在的常州市滑稽劇團正在上海演出滑稽戲《多情的小和尚》。當時,張克勤已經走紅上海灘,他們團在上海演出,一演就是一個月之久,而且場場客滿,一票難求。

一天晚上,我特地趕到市區去觀看他的演出。演出之前,由一位朋友帶我到后臺,向張克勤作了介紹,我倆見面打了招呼。他聽說我是金聲伯先生的學生,也特別親熱。這是我們師兄弟兩人的第一次見面,雖然時間很短,但是相互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
那晚演出非常精彩!尤其是張克勤塑造的角色“小和尚”十分滑稽可愛,給我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。我很羨慕他,也很欽佩他、崇拜他!當時我心里想,將來也要像他一樣,努力成為一個觀眾喜愛的好演員、名演員。

1996年,張克勤調到蘇州市滑稽劇團,我在市文廣新局藝術處工作。我們見面的機會比以前多了。但是因為他剛剛到蘇州,忙于創作排練和演出,我們平時聯系并不多,只是偶爾相約一起碰碰頭敘敘舊。

我和張克勤的第一次合作,是在2005年的夏天,當時我還在蘇州市藝術學校擔任副校長。蘇州廣電總臺組織舉辦江浙滬戲曲電視晚會,電視書場節目編導殷德泉先生聯系邀請我參加演出,并希望我和張克勤兩個人合作表演評話雙檔節目。我既高興又擔心。高興的是,能夠有機會和兩省一市眾多著名演員、戲曲名家同臺演出,并且能與師兄張克勤合作表演。擔心的是,我因為工作關系離開演出一線已經有十多年時間,張克勤雖然活躍在滑稽舞臺上,但是離開評話書臺也有二十多年了。戲曲界有句行話,叫拳不離手,曲不離口,還有一句話叫做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,我們兩個人都很長時間不在書場表演評話了,如何才能使這次演出取得成功,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???我心里真的沒有底。

師兄弟兩人碰頭商量以后,決定請教先生。金聲伯老師聽說以后也非常高興,給予我們支持鼓勵,并且一口答應和我們一起策劃節目的內容和形式。在先生的幫助指導下,我們開始了評話小品《尊師重道》的排練,說的是《水滸》中武松拜師學藝的故事。那段時間,我倆一邊排練、一邊琢磨,一起討論、一起交流,經過前后二十多次反復切磋,越趨成熟完善。當年9月底,參加此次晚會的演出和錄像。節目借鑒了獨腳戲、相聲和小品的手法,使觀賞性有了新的突破。開頭三言兩語便切入故事正題,短短12分鐘的節目巧妙地制造了多個高潮,給評彈觀眾和業內行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?!蹲饚熤氐馈凡コ龊笠饛娏曳错?,觀眾好評如潮,對該節目的藝術性和觀賞性給予了高度稱贊,我們師徒三人都特別高興。

我倆的第二次合作是在2008年初,參加評彈盛宴迎新春電視廣播評彈春晚,演出評話小品《二夫奪美》,講的是《包公》審案的情節。時年78歲高齡的金聲伯先生不辭辛勞,親自為我倆排練加工并且同臺演出?!抖驃Z美》有著鮮明的時代特色和創新意義,產生了很大的影響,被評彈界和廣大觀眾傳為佳話。

第三次合作就在去年春節,應電視書場編導姚萌老師邀請,我和張克勤參加了“2017‘難忘今宵春節評彈特別節目演出,表演的是長篇評話《七俠五義》選回夜走卞家潼。節目成功之處在于創新:把原來單檔的表演形式改成了雙檔。按照傳統,演員穿了長衫坐著說,而我和張克勤卻穿著青年裝站在舞臺中央表演。演出形式的改變,有著豐富的內涵和意義。兩個人的舞臺呈現因而更加豐富,和觀眾的互動也更加靈活。有別于過去的表演節奏,我倆用幽默詼諧的語言表達節目內容,一開場便引人入勝。此外,還設置了不少包袱,使觀眾的情緒隨著劇情發展跌宕起伏,達到了很好的效果。節目播出以及重播之后,受到了廣泛的關注和好評,很多觀眾看了以后覺得不過癮,又趕到評彈博物館元宵聯歡會現場,再次觀看我們的演出。

三次合作演出,都獲得了良好的效果和反響。在增強信心的同時,我們進一步認識到:評話藝術既要堅持傳統,更要跟上時代,要符合當下的審美,才能爭取更多的聽眾。通過合作演出,我們積累了一定的經驗體會,以融合評話、獨腳戲、相聲、小品的藝術形式,思考并實踐著如何在堅持傳統的基礎上發展創新評話的表演方式。

認識和相處這些年來,也是我對師兄張克勤不斷了解和熟悉的過程。兩人一起合作排練演出,使我對他的德藝雙馨也深有體會。

張克勤具有藝術表演和藝術創造的天賦,說他是這方面的天才也不為過。他形象好、條件好,五官端正,看上去就滑稽可愛、討人歡喜。他個子不高,是說評話的標準身材。他既會說書,又會唱戲,可以說是天生的說書坯子、唱戲料作。我覺得,他就是為評話而生,為滑稽而生!他聰明好學,學習能力強,接受東西快,一聽就懂、一看就知、一學就會。他的理解能力和模仿能力都很強,掌握的東西也比別人多。他能說會道,能唱會演,說、唱、演俱佳,說得不過頭,演得有分寸。說書也好,滑稽也罷,他嘴里清爽,口齒清楚。除了評彈,滬劇、錫劇、越劇、京劇等他都能唱;蘇州話、上海話、浦東話、無錫話、常州話、蘇北話、杭州話、寧波話等方言鄉談他都會說。他善于把握尺度拿捏分寸,舞臺表演恰如其分,藝術效果恰到好處,總是令人會心捧腹并且深感其妙!

他熱愛表演藝術,有著很強的事業心,長年活躍在舞臺一線,執著追求,無怨無悔。正如他的藝名老開心一樣,他心態樂觀開朗,生活簡單自律,保持良好狀態,渾身充滿干勁。他對人熱情客氣,而且真誠投入。凡是有關評話、有關滑稽戲、有關創作和演出的事情,他就興趣十足,就覺得高興,就樂意去做,并且能夠非常認真細致地做好。

我倆有緣成為師兄弟,人生道路和藝術之路從此緊密聯結在一起。讓我心存感激的是:師兄的藝術造詣和敬業精神使我受益匪淺,我深感榮幸并且也將一直為之珍惜。


? 红河| 章丘| 吴忠| 沭阳| 甘南| 临汾| 河北石家庄| 昌吉| 湖北武汉| 大庆| 阿坝| 枣阳| 海安| 南阳| 邹城| 玉树| 金坛| 黄山| 嘉兴| 邹平| 燕郊| 东莞| 涿州| 温州| 安吉| 郴州| 天水| 宁德| 仁寿| 淮南| 雄安新区| 聊城| 武夷山| 台中| 玉溪| 鸡西| 兴化| 博尔塔拉| 聊城| 瓦房店| 绥化| 十堰| 崇左| 锦州| 濮阳| 中卫| 永新| 鄂州| 盘锦| 三沙| 绵阳| 南充| 临夏| 汕头| 博罗| 朝阳| 阳泉| 汉川| 四川成都| 河源| 佛山| 保定| 德州| 陵水| 瓦房店| 澳门澳门| 宜春| 安吉| 三亚| 晋中| 吉林| 石狮| 马鞍山| 平顶山| 大连| 南平| 枣庄| 张掖| 宝应县| 庆阳| 潍坊| 马鞍山| 邯郸| 巴音郭楞| 霍邱| 巴彦淖尔市| 白沙| 自贡| 绵阳| 滕州| 台州| 铁岭| 佳木斯| 宝鸡| 海西| 招远| 菏泽| 东海| 邢台| 德州| 舟山| 陕西西安| 永康| 如东| 平凉| 喀什| 乌兰察布| 陕西西安| 定州| 大连| 芜湖| 陵水| 南安| 朔州| 菏泽| 承德| 曲靖| 德清| 台南| 鄂尔多斯| 庆阳| 德阳| 邳州| 黄山| 灌云| 慈溪| 杞县| 山南| 姜堰| 赤峰| 灵宝| 项城| 鹤岗| 包头| 柳州| 吉林| 晋城| 和田| 中卫| 广元| 枣庄| 云浮| 六安| 海拉尔| 柳州| 澳门澳门| 宁夏银川| 如皋| 丹东| 昭通| 鸡西| 松原| 张家口| 项城| 大丰| 汉中| 宿迁| 永州| 山西太原| 五家渠| 雅安| 泰安| 佳木斯| 潍坊| 通辽| 库尔勒| 定西| 单县| 宁夏银川| 玉树| 邵阳| 来宾| 海安| 永州| 临猗| 日喀则| 滨州| 万宁| 西双版纳| 阳春| 景德镇| 汉中| 任丘| 启东| 临汾| 聊城| 灵宝| 绵阳| 镇江| 新乡| 滕州| 琼中| 长治| 兴化| 南安| 那曲| 舟山| 五家渠| 铜仁| 贺州| 海东| 朝阳| 阿拉尔| 毕节| 襄阳| 兴化| 眉山| 馆陶| 果洛| 安吉| 铁岭| 唐山| 赣州| 巴彦淖尔市| 那曲| 娄底| 涿州| 宜都| 威海| 鹤壁| 鄂尔多斯| 湛江| 吉安| 梅州| 清远| 驻马店| 贺州| 岳阳| 金华| 唐山| 广西南宁| 吉林长春| 简阳| 玉树| 靖江| 德清| 丽江| 灵宝| 晋江| 顺德| 咸宁| 黔东南| 宜宾| 德阳| 朔州| 临海| 博尔塔拉| 玉树| 陇南| 正定| 汉川| 亳州| 黄南| 潮州| 阜阳| 吉安| 黄南| 伊春| 和田| 甘南| 宿州| 吕梁| 雄安新区| 宁德| 宜昌| 海拉尔| 徐州| 亳州| 昆山| 昭通| 嘉兴| 龙口| 海东| 石河子| 嘉善| 邹平| 邯郸| 日喀则| 大兴安岭| 宜都| 瓦房店| 湖南长沙| 曲靖| 垦利| 昌都| 齐齐哈尔| 林芝| 瓦房店| 梧州| 玉环| 盐城| 潜江| 招远| 阿里| 荣成| 芜湖| 中卫| 河北石家庄| 海北| 江门|